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动态 >  文章

三峡大坝封顶仪式拟花上百万元 现只需数百元

作者: 来源: 本网发布日期:2008/10/16 16:55:00

三峡大坝封顶仪式拟花上百万元 现只需数百元 
 
中国网 | 时间:2006 年5 月20 日 | 文章来源:广州日报 
 
记者从中国三峡总公司获悉,今日下午2时,长江三峡大坝最后一个仓面混凝土浇注完毕,标志大坝全线到达设计高程185米。昨日下午3时,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李永安等人,在新闻媒体见面会上回答了若干热点问题。

进度:最后一仓混凝土今日下午2时如期浇完。

监理工程师陈志平表示,需浇注的到顶大坝分上下六层,截至记者发稿时可浇注到第四层。余下的两层,一定能在今日如期浇完。

另据记者了解,大坝最后一个仓面混凝土浇完的具体时间是今日下午2时,标志大坝全线到达设计高程185米,这意味着三峡工程最重要的建筑物——大坝已基本完工,为二期156米、三期169米蓄水完全拉开了帷幕。

庆典:大坝建成时只在坝顶举行一个约20来分钟的简短仪式。

李永安昨日对记者说,今日下午三峡大坝全线建成时将不举行盛大庆典。

大坝浇筑到顶举行盛大庆典是世界水电界通行的做法。此前,三峡总公司曾计划花上百万元搞一个大规模的庆祝活动,但最终放弃了这一计划。取而代之的是,在坝顶举行一个约20来分钟的简短仪式,参加者主要是建设单位和各方专家代表。总公司领导有一个几分钟的简短讲话,参建单位通过放鞭炮、敲锣鼓等方式欢庆这一历史性时刻。简朴的庆祝仪式包括鞭炮、标语、彩旗等,花费只有数百元。

李永安说,总公司改变初衷的主要原因是,大坝建成只是三峡工程建设的阶段性成果,工程建设、移民、环保等任务依然十分艰巨,我们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后期工作上。

担忧:大坝第一村的经济将处于暂时落后状态。

银杏沱被称为三峡大坝第一村,离大坝的直线距离约为1500米,离副坝的距离仅为300米。村党支部书记崔邦俭说,该村1997年启动从岸边到坡地的移民搬迁,是最早的移民村。故此,众多中央领导都来此参观过,该村也是见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最多的一个村。至今回忆起与领导们相见的一幕幕情景,村民依旧兴奋不已。于他而言,因不时接受媒体采访,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。

大坝全线到顶之后,该村将在二期、三期蓄水中淹没700亩土地。上述土地早已被划为被淹范围,大坝未到顶之前,村民均可以继续耕种。同时,村民可就近到工地上打工赚钱。水位一旦上升,那些地就不能种了,打工的机会也自然减少,经济将处于暂时落后状态。该村通过与政府部门研究对策,有信心使经济快速回升。

移俗:无论水位如何上升,村民都会找出“对称位置”搞陆地祭奠

凡被蓄水淹没的地方,皆有一些未迁走的祖坟。按相关规定,凡埋葬年限在15年以内的坟墓,必须得迁走。15年以上的坟墓,村民可按自愿的原则决定是否迁移。不打算迁的,可用水泥密封坟墓后保留水底。崔邦俭还说,很多村民最终选择了把坟墓留下,原因有三:一是村里的土地容量极少,不能让墓穴占据土地;二是祖先在水下很安静,很难受到意外侵害;三是可保持原有的“风水”位置。

“坟墓被淹了,亲情却留心底。”待记牢坟墓被淹的具体位置,村民会在逢年过节或清明时,在水边陆地上与坟墓对称处画出一个圆圈,再在圈内放置花篮及焚香化纸祭奠祖先。无论水位如何上升,村民都会找出一个陆上“对称位置”,不会轻易放弃祭奠。为了不污染环境,村民绝不会下水划船悼祭。

三峡大坝边的公路上,记者看见一种长只有两米,宽不到0.5米的新木船,被渔民送往库区的港汊。渔民说,他们是养殖专业户。考虑到未来水位大幅度的抬升能使江面更开阔,他们会扩大养殖面积。小船是供捕鱼能手鸬鹚站立的,若是鸬鹚扎进水里捕到了鱼,他们就让鸬鹚把鱼吐到小船里,经处理后运到周边城市贩卖。

可喜:附近的野生动物多了,连乌梢蛇和菜花蛇也逐渐增多。

库区行将被淹没的小岛边,有野鸭子在翻飞,岛上则有“咯咯”鸣叫的野鸡行走。正背着鱼竿来钓鱼的谢老伯道,自2003年水库首次蓄水起,附近的野生动物多了,连乌梢蛇和菜花蛇也逐渐增多。此外,野生的各种鱼也云集库区,他们钓到的最大草鱼,足足有7公斤重。

建三峡50%的钱是全国人民出的

如果你是三峡工程贷款银行的储户 你的一部分存款也许被贷给了三峡工程

据新华社电 住在东北或大西北等地的人们,也许会想,我离三峡太远了,既用不着三峡工程发的电,又不受长江洪水威胁,三峡工程和我有什么关系?其实,三峡工程建设的每一个部分,都有你和全国人民的支持和贡献。

到目前为止,三峡工程建设所花的钱,有50%是全国人民出的。国家为支持三峡工程建设,从1993年起设立了三峡工程建设基金,除西藏自治区用电及贫困地区排灌用电外,每使用一度电加征3厘钱用于三峡工程建设,1994年,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增加1厘钱,即每度用电征收4厘钱;从1996年2月1日起,直接受益和将要受益以及经济发达地区的16个省、市,每度用电加征到7厘钱,其他地区仍征收4厘钱。这部分资金,是三峡工程最稳定的资金来源。这样,你平时开销的电费中,有一小部分是为三峡工程做贡献的,这笔钱,要一直交到2009年三峡工程竣工。

除了三峡工程建设基金,三峡工程从融资市场获得的资金也可能有你的贡献。三峡工程通过银行贷款、向社会发行债券、改制上市等多渠道筹措的资金。如果你购买了三峡总公司组建的上市公司——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,如果你是三峡总额达230亿元七期企业债券的购买者,你也是以实际行动支持了三峡工程的建设;如果你是三峡工程贷款银行建设银行、工商银行、交通银行、中国银行等的储户,你的存款也许一部分被贷给了三峡工程,为三峡工程添砖加瓦间接地做了贡献。

巨型中华鲟将上老广餐桌

史氏鲟是中华鲟的第三代,是允许上餐桌的珍贵水产品。离三峡大坝不远处,已有长江第一大史氏鲟养殖基地依法落户。老板倪先生说,他们得知该水库的几次蓄水,能大量提高水流交换能力后,就从福建来此投资300万元养史氏鲟。他们要把史氏鲟养到40公斤或50公斤才卖出去,专营巨型史氏鲟。

倪老板:专营巨型史氏鲟

时下养的史氏鲟长有7公斤重,长度为一米。为此,他们为史氏鲟设计的网箱为60平方米一个,每天投入的各种养殖经费为5000元。史氏鲟要8~10年才产卵,他们要把一部分史氏鲟产卵并制作鱼仔浆,从而形成循环性史氏鲟产业。史氏鲟作为肉菜,他们决定供往北京、上海和广州。

离三峡大坝直线距离仅1500米的地方有一个名叫银杏沱的小村,这里被称为“三峡大坝第一村”,在这个村里,95%的人都是三峡移民。

昨日,驾车行驶在银杏沱村里,公路边上一家醒目的“崔老三农家饭庄”吸引了记者的目光,开饭庄的崔邦俊就是一位住在大坝边上的移民。

崔老三:农家饭庄日进500元

崔邦俊在家里排行老三,人称崔老三。作为银杏沱村里一位普通的村民,经历见证着三峡大坝的兴建带给村里人的生活变化。崔老三说,“以前家里特别穷,从我家大哥开始结婚的时候,家里到处借钱。从此家里的债务10来年都没有还清。”

1997年后,崔老三搬进移民后的新家。2003年,“崔老三农家饭庄”就在自己的家里开业了。如今,崔老三一天的营业收入就有500多元。5月2日的一天饭庄就有5000元进账。(作者:胡利、何涛 图/颜士然)
 



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版权所有 ©2008 All rights reserved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华清嘉园23号楼401。 本网热线:010-62618102

冀ICP备08103119号